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 > 先进典型

点燃太行脱贫致富的希望——追记河北农业大学教授李保国同志


稿件来源: 共产党员网 发布时间: 2016 - 06 - 16 访问次数:
字体:【

李保国在田间为农户讲解核桃栽培实用技术李保国在田间为农户讲解核桃栽培实用技术

  四月的太行山,板栗树抽出嫩芽,核桃林泛起新绿,苹果花盛开似雪。然而,乡亲们再也见不到他忙碌的身影、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
  2016年4月10日凌晨,河北农业大学教授李保国因心脏病突发,不幸去世,年仅58岁。
  4月12日,在为他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太行山的农民来了,他们要送别这位助力脱贫的“科技财神”;河北农大的老师学生来了,他们要送别这位可敬可爱的良师益友;更多的党员干部来了,他们要送别这位甘于奉献的共产党员。
  ——连日来,在河北省临城、内丘、平山、阜平、唐县等地,农民自发在村里设置灵堂为他守灵。
  他的骨灰,被太行山区不同地方的老乡带走,洒在他生前为之奋斗、牵挂的土地上。老乡们说,秋天到来的时候,硕果结满枝头,他会含笑看到。
  ——连日来,9000多万人次在网络上怀念祭奠他,近30万网友在手机微信中为他点亮烛光。
  “一生践行入党誓词,把事业看真,把百姓看重,新时期优秀共产党员的代表!”“鞠躬尽瘁的好教授,农民的好朋友,永远值得我们敬仰、怀念!”“希望更多的李教授式知识分子走到百姓之中!”“希望更多的干部像他一样接地气,走群众路线!”……
  李保国走了,但他却把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精神留在巍巍太行,在广大群众和党员干部心中竖起一座不朽的丰碑。
  他一心一意为百姓——
  “太行山的父老乡亲富起来了,我的事业才算成功”

  “李老师是我们村的大恩人!在他的帮助下,岗底由人均收入不足80元的穷村,变成了人均收入3.1万元的小康村。”内丘县岗底村党总支书记杨双牛难掩悲痛。除了“大恩人”似乎没有什么词汇,足以表达太行山区人民对李保国的信赖。
  为什么他让成千上万农民群众如此信赖、如此尊崇?
  “我是农民的儿子,是党员,见不得穷。”“还有许多山区农民在过苦日子,我必须把自己的知识和能力全部贡献出来。”从武邑县一个农民家庭走出来的李保国,始终坚定这样一个信念:“太行山的父老乡亲富起来了,我的事业才算成功。”
  “李老师从不小看我们这些农民,在地头拿起家伙亲手教。一天不会就两天,直到教会为止。”邢台县前南峪村农业党支部书记王晓棠流着泪回忆说。
  “李老师教我们,用的都是我们能听懂的话,还常编一些顺口溜,要我们牢记。比如冬季要修剪,记住一句话,去掉直立条,不留扇子面,现在舍不得,长成大锅盖,影响日光照,果实最受害。”前南峪村民王永堂回忆起这些时泣不成声。
  “农民讲究眼见为实。要让农民接受新技术,必须先做给他们看,再带着他们干。”李保国说。
  当年,在岗底村,李保国对苹果树进行修剪,看着大把大把剪下来的树枝,村民们个个都心疼。接着又开始疏花疏果,看着满地落下的小苹果,许多农民不干了:“果子没有长大就给扔了,怎么丰产?到时候他一拍屁股走了,我们找谁说理去?”
  到了秋天,事实说话了:及时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苹果长得又大又好;没有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苹果又小又不好看,卖不上好价钱。
  接着,李保国又推广苹果套袋技术,这项新技术当时在河北省尚无先例。“苹果不见光还能长?”面对群众的不理解,李保国拿出5万多元科研经费买来纸袋,手把手教村民套袋。秋天,套袋苹果又大又红,一上市场就成了“抢手货”。
  这下,群众服了,128道苹果标准化生产工序成了严苛遵守的生产准则。
  “李老师不仅是我们的‘科技财神’,他还为我们培养了一批‘永久牌’的土专家。”杨双牛告诉我们,因为有了李保国手把手的“传帮带”,目前,1千多人口的岗底村就有191名果农获得农业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初、中级果树工艺师证书。他们不仅自己能致富,还活跃在山区传授技术。
  多年来,李保国举办不同层次的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许多果农成了“技术把式”。
  他像一把火炬,点亮贫困群众希望,创新推广36项农业实用技术,帮助山区农民实现增收28.5亿元,带领10多万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
  他用35年如一日的赤诚,写下了一个共产党员、一个知识分子,对太行山区人民那种绿叶对根的情意。
  李保国的手机中有将近900个电话号码,其中农民的有三四百个。无论何时何地,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农民打来电话,他都会耐心地接听解答。
  在李保国离去后的两天里,他的手机还不时地传出淳厚的乡音:“李老师,啥时来俺们村作指导啊?”
  他一门心思干事业——
  “有人说我运气好,干什么成什么。我觉得不是运气,而是我这个人‘安专迷’”

  富岗苹果、绿岭核桃、南和红树莓;邢台前南峪、平山葫芦峪……李保国用科技之手,点亮了一连串闪光的名字。
  李保国曾这样说:“有人说我运气好,干什么成什么。我觉得不是运气,而是我这个人‘安专迷’。安就是安下心来,专就是专心致志,迷就是迷恋至深。”
  “保国是跟随河北农大‘太行山道路’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是我校深化拓展‘太行山道路’的重要领头人之一。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始终将时代和社会的需要作为事业的落脚点。”河北农大党委书记程庆会说。
  河北省山区面积占全省总面积的62%,山区人口占全省总人口的37%,省委、省政府历来重视以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为驱动的山区开发工作。
  1981年,李保国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正逢学校决定在太行山区建立产学研基地,李保国作为首批课题攻关组最年轻的成员走进了太行山。
  土壤瘠薄、干旱缺水、植被难生……他们面临的困难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
  爬高山,蹚深谷,他与课题组的同事起早贪黑,踏遍了项目中心区的所有山头地块,获取第一手详尽的数据资料。白天,几个馒头一瓶水,山当餐桌地当炕,躺在地上吃干粮。夜晚,煤油灯下分析数据,苦思冥想破解之道。
  以“聚集土壤、聚集径流”为方向,他们在邢台县前南峪村进行了爆破整地技术研究。经过多年冒着生命危险的爆破试验,前南峪村由草都长不好的秃岭变成了“山顶洋槐戴帽、山中果树缠腰、山底高效水果抱脚”。村子还被命名为国家4A级森林公园。
  山区生态治理取得显著成效后,李保国又把“战场”转移到产业脱贫上。
  临城县河北绿岭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高胜福回忆,2000年,为了破解核桃品质差、品种杂的难题,李保国开始了艰难的核桃新品种实验攻关。他一头扎在核桃林,从当年3月下旬开始,每天背一个水壶,从上午10时一直盯到下午4时,中午就在现场啃两个馒头。
  “我们不忍心,想替他,让他回去吃个热乎饭,他却说果树的花期一年只有一次,如果错过了,至少要延误一年时间,关键时期我必须盯好,结果这一盯就是一个多月。”高胜福说。
  有一次,李保国正在进行人工干预实验,突降大雨,他用伞给核桃新苗遮住了雨,把自己晾在了大雨中。
  经过五年不懈努力,他成功选育出中国独一无二的核桃品种——绿岭核桃,所推行的“绿岭薄皮核桃矮化密植栽培技术”被认定为国内首创。
  李保国先后用10年时间,研究形成了配套的优质薄皮核桃绿色高效栽培技术体系。如今,仅邢台市,薄皮核桃年产值就超过20亿元。
  他像一棵大树,扎根巍巍太行,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培育了16个山区开发治理先进典型,创立了一批引领山区农民脱贫致富的样板。
  生前,李保国没有发表过影响因子很高的SCI文章,但是他用自己坚定不移的脚步,把最好的论文写在了太行山上,镌刻在了山区百姓心中。
  他一腔热情倾为公——
  “干点自己喜欢的事,干成点有益于人民的事,什么时候想起来,也是值得骄傲的”

  “去世前几天我还劝他说,苹果树正开花,要不在岗底村住几天,指导指导果农,捎带休息休息。他一口回绝‘我哪有时间?’”李保国的妻子郭素萍泪水涟涟。
  一年行程约4万公里、200多天在山里“务农”。除了完成学校的教学任务,李保国几乎天天奔波在路上,上车当司机,下车当劳力。
  多年来,他的足迹踏遍了太行山区,经他直接帮扶的村庄已达到三四十个,间接带动发展起来的村庄百余个,受益群众达10万之众。
  在去世前的4个多月时间里,他在家的时间总共不到10天。就连春节假期,也只在家休息了一天。
  “现在大力推进精准扶贫工作,很多地方找来,能坚持多去一个地方,就不能少去一个。也许多去一地就能改变更多老百姓的生活。”他说。
  有一次,在石家庄,他一天之内转了4000亩苹果园,给农民作技术指导。
  “通过我的技术,早一年进入盛果期,一亩地增收4000斤苹果,按一斤苹果卖两块钱算,一亩地就增收8000元,4000亩地是多少啊?3200万元。一个人辛苦一天的事,多值!”
  “常年给农户和企业提供技术指导,每年至少也得有几百万的收入吧?”这些年,这样的问题,李保国不知面对过多少次。
  事实上,他既不拿工资,也没有股份,有时还贴上了自己的科研经费。
  李保国的话,见心见肝——
  “不为钱来,农民才信你,才听你的。”
  “要说我的收获,那可大得很。科研成果出来了,荒山绿了,农民富了。”
  “干点自己喜欢的事,干成点有益于人民的事,什么时候想起来,也是值得骄傲的。”
  ……
  李保国不仅是科技攻关的高手,作为一名教授,他还是甘为人梯的良师。
  “保国虽然常年深入基层,但从不缺席学校和学院的各项教学活动,从课堂教学到实践教学,从青年教师培养到教学团队建设,他都严格要求自己,以身示范。”河北农大副校长申书兴告诉我们。
  由于感到知识储备不足,在大学毕业20年后,已经是博士生导师的李保国,尽管教学、科研工作繁重,但还是毅然放下教授的架子,去读了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的博士。
  李保国的进取精神激励着学生。他带的硕士研究生,70%考上了博士研究生。
  “李老师是我院森林培育学科负责人,他的事儿再忙对学科工作也不放松,大到一个学科点的规划,小到一门课程的设置,都倾注了很大心血。”河北农大林学院党委书记卢振启谈道。
  但是,对待名利,他又淡泊如水。
  申书兴说,为了锻炼青年教师,李保国让他们担当课题主持人,自己甘做幕后英雄。
  卢振启说,李保国获过几次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后来大家再推荐他,他就说“我年龄大了,其他老师做得和我差不了多少,还是把优秀让给他们吧!”
  忙得了“大家”,顾不上“小家”。
  想当年,李保国和妻子都是课题组的主要成员,长期住在基地,对儿子的学业疏于管教,孩子只上了个大专。“我先后两次做手术,他都在山上。我和儿子确实为他付出了很多,但是我们一直理解他、支持他。”郭素萍说。在一次活动现场,主持人要求李保国对家人说句真心话,他显得很不好意思,可最终还是“挤”出了长久以来积在心底的愧疚:“老婆、儿子,我爱你们,但是我顾不上管你们。对不起!”
  镜头前,他流下了眼泪。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35年来,李保国同志忠于党,热爱百姓,坚韧执著,把自己全部的智慧和汗水,献给了这片土地,为荒山变绿、群众致富倾尽全力。党将永远铭记他,人民将永远怀念他。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